傳真機

諸羅臉書:美麗的錯誤

鄭愁予在新詩〈錯誤〉中寫下「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…我不是歸人,是個過客」,至今仍讓賞析者低盪迴腸,津津吟唱,多數都認為這首情詩寫的真棒。

鄭愁予後來細述寫詩背景正是戰亂時代,小時被母親摟在懷裡逃難,聽見日軍行進的馬蹄聲,心中的糾結,因為馬蹄聲不是愛人,卻是追殺中華兒女的敵人。大家頓時恍然大悟,鄭愁予寫得不是情詩,而是對殘酷戰爭的控訴,他還在一場演講中,特別針對羅大佑引用他的詩句當歌詞,對「美麗的錯誤」誤解了。

了解鄭愁予寫詩背景後,總算體會「美麗的錯誤」深層含意。或許有人仍然不明白,美麗是好事,怎麼會是錯誤?

大家都喜歡美女、正妹,欣賞的說好,但在雞蛋裡挑骨頭的仍大有人在,甚至越美麗越會被拿放大鏡嚴格檢視,不僅檢視臉蛋、身材、學歷內涵,甚至連祖宗八代都被人肉搜索地一清二楚,然後呢?喜歡還是喜歡,厭惡依舊厭惡。仔細深思厭惡的主因,不外乎嫉妒兩字,所以美麗就變成錯誤了。

參選嘉義市長的陳以真,眉清目秀,燦爛的笑顏像綻放的迎春花朵,只是到現在為止,她的美麗仍是「錯誤」。她出身耐斯集團第二代,對手冷嘲熱諷說她「權貴」、「富二代」、「耐斯小公主」。國民黨提名她當選舉「刺客」,再任末代青輔會主委,返嘉選市長,又被批「酬庸」、「條件交換」、「當選後會為財團服務」,最近更透過網路傳遞青輔會主委第一次接受質詢「答非所問」的視頻,專挑陳以真的荒腔走板。

建議關心市長選舉的民眾,如果想要進一步認識陳以真,不妨上google查詢有關陳以真的新聞視頻,就會瞭解外界及媒體的看法幾乎都是參差不齊、斷章取義。

2012-309期遠見雜誌對陳以真的專訪,清楚寫著外號「陳認真」的陳以真只買過一個名牌包,在台北坐公車上班。另一則更誇大的新聞,標題是「2千億豪門女陳以真下嫁月入3萬楊偉中」,誰知道2千億豪門女婚後,竟然還要在台北承租老舊公寓。

看過每篇對陳以真及她夫婿楊偉中的完整報導,陳以真的對手所言是否為真,或者又是一次「美麗的錯誤」,就看眼睛雪亮、思慮睿智的選民如何評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