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心話

愛的鞦韆。我們沒放屁

那天我們來到台東「達魯瑪克」,天氣超好的!部落頭目拿出了七顆檳榔,
他,要為大家祈福,在這個過程裡,請你不能放屁、請你不能打噴嚏……

「那如果真的放屁或是打噴嚏呢?」
「就是環境有訊息要告訴你、就是警告……」力元如是說。

曾經有人不慎放屁打噴嚏,那會導致接下來的旅程很不順利,所以,整個
儀式必須停止、重來、重來、重來到可以為止。

一旦經過祝福、進入部落。這趟青年壯遊會帶著你探訪那魯凱文化裡山林
奔跑的大地:溯溪、野炊、傳統弓箭、鞦韆體驗。之前、青年嘗試種小米
,最近、青年採洛神花……跟農民一起做事情。

魯凱青年告訴我們東興村的歷史、部落的故事、及這些年來的各種行動。
熱情、真摯而堅定。我記得當時在社區學校教室裡看簡報,竟然就流淚了
。講的人也流淚,聽的人也流淚。

力元原本專業是黑手。退伍之後在北部工作,但做一做、就想回台東:「
沒有任何一個設想,就想說、回來就好了。」「在北部生活步調很快很急
躁,所以回來的時候,跟大家步調不一樣。當時想說,就修理車,做為一
個謀生技能。」

經營修理廠時,車子來來去去,長輩有接團,力元也幫忙接送講師跟遊客
進進出出:「他們會不斷問我:『你知道嗎?你知道這嗎?你住在這裡嗎?
你不是這裡的人嗎?』我發現對自己部落跟傳統文化完全不知道!」

正因如此,成了他轉型加入部落解說的契機。

「在部落修車是一件做功德的事情啦!但是經濟不能支持,就要轉換不同經
濟收入,於是就從部落旅遊的方向走走看。」「當時也沒很快決定,跟長輩
、朋友、一起參與部落事務,在陪伴的過程中,認識到我們有那麼多寶藏!」

因為,「部落裡面有答案。」


愛的鞦韆、在夏艷時節。

竹製的魯凱族鞦韆,立起來可有尋常樓梯公寓那麼高哪!姑娘懸在鞦韆上、空
中擺盪、來啊回啊的…雙足不能碰地…忐忑、是心動…。羞怯而期待,遙望即刻
又將逼近的男孩,他會怎樣接住、懷抱,呵護現在、然後未來?

「就是因為要接她…才慢慢認識。」

當年從都市擺盪回部落的力元、在那段修車日子裡,專車接送的對象,是她:
「我的愛人是部落的人,她本來是做部落文化教育,小朋友的課輔跟歌謠教唱
,還有讀書會,現在每周仍和小學生固定聚會,做布娃娃、學習。淑華更早之
前在原住民文化園區,擔任活動企劃,回來之後,把經驗教給更多人。」

與其說是他接住她,不如說她接住他。對部落的關懷深深啟發他。

「我要讓人認識我,我就要更認識自己,告訴人家我是誰。我要去講這些東西
,必須要學習、田調,才能進一步分享。」力元說。

他參加很多研習、課程、很多環境教育:「才發現很多事物的答案,部落可以
解答!傳統部落文化如何和環境生存的邏輯,透過『生態旅遊』讓很多人改觀
--我們需要的、不是我們追求的。會讓我比較著迷去推動這樣的事務…。」

跟自己著迷的人、一起推動彼此著迷的事。

這些,當然很辛苦,也不是沒想過放棄:「也想過說 我乾脆回去工廠給人家請
、上下班。但後來就是發覺到,你既然已經決定,也讓未來有很好延展性,那就
繼續吧!」他改變型態、更調適心情,畢竟,這得歡喜做、甘願受。

「若要大量經濟,我就投靠飯店或者旅行社,但是、那樣會迷失掉!會忘記當初
的初衷是什麼!我做生態旅遊,也在抵抗外來的各式BOT、土地開發、大規模經
濟投入。我覺得這樣的事物要讓更多人理解。」

從辦理遊學台灣、到經營青輔會青年壯遊點,「達魯瑪克」很受大家歡迎。他們
也透過多元的模式擴大參與、與各方的人們共鳴「連結」,彼此有更多理解。

要延續,真的不能沒有你:「我們部落重視年輕人,給他們壓力--你們既然在部
落,就該做到一個年輕人該做到的服務精神!」女青年團的夥伴,讓人印象深刻
,年輕人成長、學習、也得認清未來的危機。

「我們部落很幸運,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傳統組織,我們可以直接告訴他們我們目
前面臨的訊息。如果沒有的話,我們沒辦法去談論這樣的事物、我們沒法想像未
來會怎麼走。所以我們很幸運、有部落的凝聚力。」

在達魯瑪克部落的入口,我們都被祝福。
他們都曾經離開故鄉,回來的時候,充滿祝福。
忐忑、擺盪、終會找到彼此愛戀的弧線,適恰地接招、擁抱人生。

【陳以真╱作家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