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心話

他:加薪100塊。她:我有22K唷!

課堂上,題目本來是「人生中做過的重要決定」,幾乎,大家都來介紹自己做過的工作是什麼。

從民國三十幾年次的同學、到四五六年級生,述說跨世代不同的生涯規劃分享,給予彼此不同的
啟發,而接下來這幾位,都是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。

十八歲的可愛小女生,在每個同學上台報告之後的討論時間,她都要舉手問這個問題:「那你薪水多少錢?」

換她報告了。

一上台,有點羞怯地、拎出她的工作證、說明這張卡的功能—從餐費、員工識別、
到打卡上下班:「我們每天賺960塊錢,我們還可以請那個生理假,一天,還可以
拿到一半、480塊錢喲。」那,妳有請過嗎?「沒有耶!」

清純粉紅的臉頰笑得燦爛:「如果我全勤的話,每個月有22K唷。」

清晨不到四點半就起床準備去工作。五點多搭專車、六點多上工、八個小時,每天
要焊接九百多組零件,一定要做到指定的數量。晚上,還來念書。她希望明年考正
職、還許願可以抽到相機獎品–自己天天在製造的產品。「我焊接已經很厲害了,他
們覺得我手腳很快,所以讓我換工程了,現在要去鎖螺絲了唷!」

教室忽然有人發出聲音:「那妳知道索羅斯是誰嗎?」於是座位上、年逾四十而不
惑五十而知天命的同學,為小姑娘註釋了「索羅斯Soros」是投機/投資者、這樣
的人跟集團,跟她的「鎖螺絲」,很不一樣。

是啊,誰投資青年呢?
青年自己投資自己?

另外一個高個兒的女孩,她說,高中三年都在台北半工半讀,當時,做美髮學徒:
「手,從皮膚色的手、變成紅色的手、再變成黑色的手、然後裂開。」

兢兢業業地度過了高中生涯,「喔,一天十二小時、三餐不正常。」她現在回南部,
念大學,透過建教合作、擔任作業員:「嗯,我覺得自己是那種很不會舉一反三的…
所以,這個工作就是重複做一樣的事情。我覺得很好、很適合我。」

過程中,至少她知道了自己喜歡什麼、不喜歡什麼。可以改變決定、可以決定改變。
也至少在當下,她很認真、很努力、所謂展望未來。

當同班的三四五六年級的「老」同學很肯定「小」同學們「認真又努力」的時候。

喜歡問大家薪水多少的那個少女說:「其實,我覺得那個水電工才是!」


對,上次就是她問他:「那你賺多少錢?」

水電工同學答:「一天賺八百。」她:「哇。」。

老實又踏實很「勾乙」的認真水電工。每天七點半上工,但比七點還早,就做好準備
,除了中午吃飯,他一路工作到傍晚甚至更晚。

「我最近加薪了。」
「老闆給我加一百塊。」

一,百,塊。是一天加薪一百塊還是一週加薪一百塊還是一個月加薪一百塊呢?
呃,大家不太好意思問。

因為摔車的關係,他前幾個月必須休假一些時間:「我心裡感覺很差……」因為、沒辦
法去上班:「感覺不好,因為、學習很慢。」他真的很想趕快把功夫都學會,「人家
不給我學、沒辦法。」所以他很認真,希望多學一點。

還有好幾個同學,下次慢慢說給你們聽。

只是每次都很感慨,當大家已很習慣隨口說說現在年輕不吃苦不耐勞如何如何時……,
很多很多的台灣青年,不正在吃苦耐勞嗎?

青年擁有的特質,豈止是吃苦耐勞而已?是不是、值不值、得到更多的栽培跟投資?

【陳以真╱作家】